这一次该当是全方位大范围无差别的扫荡攻势了

www.js31.com登录 admin 浏览

小编:现在风势的大方向乃是往东北方向流动,若是自己贸然改变风势,却一定会出现异样,恐怕在改变的那一刹那,就会被对方彻底抓住击杀! 若是化云而去,多半也是同样的道理。 血?

现在风势的大方向乃是往东北方向流动,若是自己贸然改变风势,却一定会出现异样,恐怕在改变的那一刹那,就会被对方彻底抓住击杀!
 
    若是化云而去,多半也是同样的道理。
 
    血?水?火?
 
    这几相仍旧是不行的,通通不行的!
 
    还有雷相……雷相之身速度确实更甚风速,可是消耗过于剧烈,且目标明显,就算自己当真化相雷电,仍旧难免被对方击杀于弹指顷刻。
 
    云扬百般无计之下,只得保持缓缓的飘动轨迹,慢慢的向着南方持续飘去。
 
    云扬如此动作,自然非是无因——
 
    南方,乃是距离地面最近,下面山峰最高的位置;而敌人当前,应该就在这里,在那里御剑而作,剑指自己。
 
    若是往北飘逸,固然可以远离敌人,但那样做却一定是敌人最为注意关切方向,绝不可取。
 
    “越危险的地方,就越是安全的地方。现在无计可施之下,也就只能兵行险着,反其道而行之了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小心翼翼的持续往南移动,这回却是直接将自己化身为千万缕细细的微风,悄悄的剥离出来……
 
    下面,剑光又有动作,仍旧是如前一般的一闪而过,又有一处接近屏障的空间被撕裂于顷刻。
 
    可是这次,对于云扬全无影响,因为这次剑光乃是无的放矢,亦是首度全然无损云扬!
 
    然后,那剑光却没有就此即逝,反而是又连续闪烁了三次,于是乎,靠近北面的数百丈空间,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被撕裂了三个大大的黑洞,若是云扬当真在这三个黑洞的范围之内,就算不死,也得风相化体尽散,身受重伤!
 
    可以说,云扬这点时间里持续往南挪移出去了数百丈的决定,尽是明智至极的。
 
    这疾如雷霆的三剑,并没有对他根本没有造成伤害,即便如此,云扬仍旧因这几剑而心惊胆寒,不寒而栗。
 
    这几剑的惊人威能,尤其是在亲眼观视的一刻,那份惊心动魄,当真难以言表。
 
    甚至,明明已经处在这种旁观的角度,云扬尽仍旧没有发现,这剑光乃是从何而来,最终复归于何处。
 
    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奇事!
 
    以云扬现在的修为,晋升天境层次的水准,虽然仍旧不能说是顶尖,但一般意义上的什么十成圆满大宗师,早已经不是他一刀之敌!
 
    之前紫龙城的一战早已在在证明了这点!
 
    然而他现在面对的这个对手,却还是连一点点蛛丝马迹都摸不到!
 
    如果云扬的风相化体一旦被破,估计下一瞬就会被凌迟碎剐,碎尸而亡,嗯……还得神魂俱灭,万劫不复,死的不能再死!
 
    那诡异剑光在北方徒劳无功的几次出击之后,乍然停顿了一个呼吸的时间,似乎在斟酌什么。
 
    云扬心念陡然一动,急疾控制着风相化体,再次挪到了北方;而云扬当前所处的自己位置,赫然就是……刚刚遭受连续三剑撕裂虚空的地方。
 
    果然,自己这边刚刚开始移动,那诡异莫名,杀伤力恐怖至极的剑光,就在从北向南的数百丈空间里接连不断的闪过多次!
 
    显而易见,云扬的猜测半点都没错,那剑光之主连击不中之余,即时料到了云尊的心思,以及应对手段,不由分说再度出手,若是云扬动作稍慢,当真无可避免,这一连串的攻击。
 
    云扬持续惊惧之余,却在惊惧之余泛起了一丝惊喜,因为他看到了转机,或者说是悠关此役战果的关键!
 
    “年先生的智慧高绝,谋略深远,他显然已经确定了我就在这一片,那么他定然会想尽办法来击杀我,断断不会错失良机。”
 
    “然而他确定我在这里是一回事,当真锁定我真身位置却又是另外一回事,而他刚才在北面连续出剑,真意仍旧非是击杀,而是试探;发现不对劲之余,必然会清理他身边的区域。”
 
    “所以这个时候,他的身边周遭又变成了最危险的地方。”
 
    “所以我转移到他刚刚出手的地方,才是当前最安全的位置。”
 
    云扬在紧张的思考。
 
    “但他在扫荡了南面之后,又会怎么做?我该如何运用他无法确定我真身确切位置这点呢?”
 
    “他之前多半有猜测,我躲到了他刚刚出手的地方,所以才暂保安全,那么……在他扫荡由南趋南的那段空间之后,我该当做的是……继续往北?!”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一百四十七章 我就是你最想杀的人!
 
    云扬心思急转。
 
    “他刚才已经从南到北转了一下,并无收获,之后断断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,他只会等一下就接着对南方再次扫荡。”
 
    “所以现在他扫荡过的地方,反而不安全,决计不能再呆。”
 
    云扬将心一横,风相化体又再持续往北,南方剑光再闪,接连不断的闪烁了十几次,这才又停了下来。
 
    而云扬此际已经出去了将近千丈的空间。
 
    云扬眼见对方攻势稍停,也即时将自身移动趋缓,远远看去,而南方那边动静刚刚止息片刻,又有诡异剑光持续肆虐起来。
 
    “时间间隔实在太短了。年先生果然对那边还有怀疑,端的智慧高绝,应变也速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下意识的叹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现在的情况就是……云扬已经有了逃生可能,只要能够逃离年先生剑气可控制范围的五千丈,云扬便可脱身而去,全身而退!
 
    但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,他断断逃不出去这五千丈空间方圆的剑光范畴。
 
    只要有一次判断失误,甚至只是被年先生偶然命中,都会令局势急转直下,一发不可收拾!
 
    而年先生在继第二次扫荡南方之后,又再度转变攻击方向,云扬猜测,这一次,该当是全方位大范围无差别的扫荡攻势了吧?!
 
    而针对这一动作,唯一相对安全的位置,就只得一处:年先生刚刚扫荡过两次的南方!
 
    云扬身子急速飘动,向着那正被剑光余韵肆虐的区域赶过去。
 
    这是一场智商的博弈。
 
    双方都是才智高绝之士,唯一的差别也仅在于:年先生若是猜错了,云扬就有了逃脱机会。但也仅仅只是有机会而已。
 
    但云扬若是猜错了,就会当场落入年先生的剑光锁定之中,化为齑粉!
 
    云扬的赌注是生命,实打实的用生命一搏。
 
    云扬一方面精微地控制着自身神念,化形更是小心翼翼,确保绝对不会发出任何可供怀疑的气息;另一方面,却是尽可能的躲避着当前的剑气残余威能。
 
    几乎以飞蛾扑火之势,向着满目尽是残火余烬的氛围冲过去。
 
    更有甚者,这一波的动作还必须要快,很快很快!
 
    但若是太快了,就一头撞进去被剑光消灭,而慢一丝,则会被反过头来的年先生当场砸进剑光天网!
 
    这其中的分寸把握,委实已经去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。
 
    彼端剑光余韵,仍如银蛇闪亮,云扬这边已经靠近了这一圈被剑光切出来的空间黑洞边缘。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ehefs.org/a/www_js31_comdenglu/20180507/1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