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战争渐渐臻至白热化的当口王定国再发一声

www.js31.com娱乐 admin 浏览

小编:凿穿! 王定国再度仰天怒吼,带着三万铁骑,在敌人两军汇流的千军万马之中,直通通的一条直线杀过去,所过之处,满目尽是人仰马翻,人头滚滚,残肢断臂不绝飞起,鲜血汇成小溪

凿穿!”
 
    王定国再度仰天怒吼,带着三万铁骑,在敌人两军汇流的千军万马之中,直通通的一条直线杀过去,所过之处,满目尽是人仰马翻,人头滚滚,残肢断臂不绝飞起,鲜血汇成小溪!
 
    这份气势,让所有正面对战玉唐铁骑的东玄士兵都是心中骇然,寒气直冒!
 
    满心尽是寒意,比之身体所承受的隆冬雪意更甚许多!
 
    这,这还是人么!?
 
    又是当的一声巨响,王定国一刀将面前三名东玄士兵一举劈成六片,突然间感觉一阵莫名的轻松,眼前尽是一片空阔。
 
    却是已然突出了敌方后阵!
 
    凿穿战术的前半程,完成!
 
    成功!
 
    王定国此际并没有带马回头,而是前行速度不改,持续快速往前奔出了差不多两千丈,这才拨转马头,绕了一个半圈,刀锋前方,仍是东玄军阵!
 
    仍旧是蹄声如雷,仍旧是整支队伍丝毫不乱;三万铁骑几乎全无折损地跟着王定国转了一个半圈,每个人都是浑身浴血的面对东玄军队!
 
    每个人的身上,盔甲上,头上,都有淋漓的鲜血滴滴嗒嗒的往下流!
 
    每个人的身上,都是红色的,血红色的!
 
    就像是数万杀神,突然莅临人间,由这支绝杀队伍所凝聚的凶煞之气,又何止是望而生畏,简直是让人看一眼就能吓得心胆俱裂,魂飞魄散!
 
    王定国并没有再做任何停留,径自一声大吼,展开了第二波的凿穿回冲!
 
    “玉唐铁骑!随我杀回去!”
 
    “杀回去!”
 
    身后,所有铁骑一如之前一般的整齐的暴喝,两腿一夹马腹,身子离鞍而起,极限前伸,一个个嗷嗷的吼叫着,有如魔神附体一般,尽都挺着兵器,跟在王定国之后!
 
    整齐的队形,在冲出两个呼吸之后,俨然再度化作了黑色的旋风,黑色的利箭!
 
    仍旧是势不可挡,无可争锋!
 
    “东玄小儿!谁敢与老子一战!”
 
    王定国感觉自身的血液已经燃烧到了极处,血脉空前贲张,兴奋无比,仰天怒吼连连,连人带马再度强势突入东玄军阵之中!
 
    这一刻,就算是普天之下所有的巅峰高手全在马前拦截,王定国也敢毫不犹豫的出刀一战!这一刻的气势累积,当真已经攀升到天下无敌的级数!
 
    至少,在气势方面无可置疑,无可指摘!
 
    “战!战!战!”
 
    跟随在王定国身后的数万铁骑同样的疯狂咆哮,同样的血脉贲张,同样强势地冲进了敌阵,一路势如破竹,往前挺进,如入无人之境!
 
    这次,铁骑两侧多了无数羽箭腾空,宛如黑压压的暴雨一般泼洒而来!
 
    东玄方面显然对于铁骑冲阵预备不足,却也已予以针对,而这来自两测的密集箭雨,就是当前所能做出的最好,最具针对的反扑策略!
 
    然而当前最好,最具针对性的反扑策略却未必能够立竿见影,有所成效!
 
    铁骑浑身铁甲,对于一般的利箭来袭,只要不是很倒霉的直接射中面门,基本就是没事,纵使顶着箭雨倾泻,数万铁骑仍旧一往无前。
 
    所过之处,仍如之前的满目尽是人仰马翻!
 
    甚至有不少东玄士兵看到他们冲过来,只感觉心胆俱裂,下意识的就想闪避,再无与之对抗连拦截的念头!
 
    远方地面震动,那是东玄的精锐部队,足堪匹敌铁骑的黑骑在全军动作,蓄势待发!
 
    王定国咆哮如雷,位于最前锋的他,几乎就是一己之力强撼千军万马的敌军军阵,却始终没有任何人能够挡住他哪怕是一秒钟,一弹指,一刹那的时间!
 
    所过之处,只待长刀一挥,便是畅通无阻!
 
    敌阵中号角声悲壮响起,那是死战的命令,玉碎战术启动!
 
    显然,东玄阵营的主将对于这三万铁骑来袭动了杀心,要将这三万人尽数埋葬于此!
 
    在这样的军令响起的时候,东玄军队每一名将士,每一个人都会即时化为死士!
 
    此时此刻,不往前冲的,便是军法惩处,当场斩首!
 
    战况亦因此而更加激烈!
 
    铁骑继续疯狂前冲,便如狂风暴雨,然而对方的反击,也是突然间异常凌厉起来!
 
    极端对极端的后果,便是极端的惨重!
 
    不少铁骑冲着冲着,被突然扑出来的东玄将士扑落马下,突然落马,两个人一起被周遭人马践踏踩压成肉泥,然而战马仍旧跟随在队列之中,持续原本的势头往前疯狂冲!
 
    对于战友的牺牲,袍泽的落马,玉唐铁骑每个人都是神色不动,眼睛只有看向前方!
 
    疯狂冲!
 
    杀!
 
    在这样的战斗氛围之中,落马便等于是万劫不复;任何高手,任何强者,都没有办法从这样的战斗中令到落马者生还!
 
    “杀!杀!”
 
    王定国一马当先,狂笑如雷,刀光更如霹雳闪电,整个人便彷如是不知疲倦的战神!
 
    面前人头滚滚,鲜血瀑布倾流;身后袍泽不断有人落马,就在战争渐渐臻至白热化的当口,王定国再发一声狂啸,面前骤然一阵轻松,却是再一次从敌阵之中冲了出来。
 
    身后,一道黑色的洪流一停不停,一冲而出!
 
    凿穿战术,再度成功!
 
    至此,既定策略,完成!
 
    王定超仍旧策马狂奔,整个魁梧的身子在马背上突然间直立而起,带着淋漓鲜血的长刀指向长空,大声狂喝道:“弟兄们,此役咱们胜了,跟我回家!”
 
    这一声,却不是给身后的军队命令,而是玉唐铁骑每一次战斗之后,对死去的兄弟的招魂仪式!
 
    身后,所有杀出敌阵的玉唐铁骑同时在马背上直立而起,兵器指向长空:“兄弟!跟我们回家了!”
 
    “吼!”王定国一声大喝。
 
    身后所有铁骑同时整齐的大吼:“兄弟放心,还有我在;家中诸事,扛在我肩;君有战功,我有命在;父老孩儿,终生莫愁!”
 
    这是玉唐铁骑惯例!
 
    每一队,战争之后,幸存者第一件事,就是去找战友的家眷,好好奉养!
 
    也是对忠魂的最后告慰!
 
    一道铁色洪流,冲出敌阵,仍旧是一个尖锐的三角箭头,向着前方一往无前,无可争锋!
 
    我们战斗的时候,一往无前,挡者披靡!

当前网址:http://ehefs.org/a/www_js31_comyule/20180507/8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